对话语文教学(三)


对话语文教学(三)


——答商丘老师问


11.问:面对程度参差不齐的学生,您怎样实施教学?


答:学生程度参差不齐,是普遍客观存在的事实,而不是偶尔的个别现象,即使同一学生,在不同的时段,智力、情绪等也会出现波动。我们不但要承认、接受、尊重这种事实,而且还要把它作为实施教学的前提、基础,甚至是资源。理想的教学,应当是让所有层次的学生都能得到相应的发展,不管是课堂教学,还是课后作业,都要体现这种差异性。据我有限的了解,这样的教学还没有出现——即使有,也是昙花一现,或是支离破碎。


我突然想到两个数学老师的例子。一位老师给学生布置作业很有意思,他是改完这次的作业,就结合作业情况,顺手在学生本子上写下了下次的作业,这样每个同学的作业都不一样,而这不一样,正是适合每个同学情况的。我们听说后很感动,但是后来却没了下文,原因是他由不足30人的小班,变成了和我们一样的80人左右的大班。所以语老师由此产生的“不能面批作文”的惭愧,很快也就消失了。还听过一节数学课,练习巩固环节,面对情绪高涨的同学,老师不急于提问,而是提出了一个要求:等你们小组所有成员都会了,才能举手回答。一般的处理可能是抢答,总是有意无意地关注学生思维的敏捷性。这样做的后果,就是培养了个别的学习尖子,而忽略了大多数普通人。如果教师的关注点不只在“会的请举手”,而是在“所有成员都要会”上,那课堂就会向“消灭不会”的方向发展——而且是小组内自主发现、积极主动地“消灭”。而且在荣誉感的驱使下,学习效率大大提高。我很想借用一部电影的名字给这个细节命名——一个也不能少。


12.问:像您这样的课堂,考试成绩如何?


答:教育的目标,有近期目标和远期目标之分。近期目标主要是指考试成绩,远期目标是要是从语文教学的使命、学生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考虑。不考虑学生成绩的科研,是虚假的;只考虑学生成绩的科研,是可怜的。君子爱“才,取之有道。这个成绩决不能是牺牲学生大量的时间、伤害学生对母语学习的兴趣、迎合并不科学的语文试题换来的。


在考试成绩上,我从没有刻意追求,虽然成绩一直位居前列,但也决不是遥遥领先。我从来不大想让学生追求特别冒尖的语文成绩,因为在当前的考试环境下,特别突出的语文成绩,往往会牺牲过多的时间、投入过多的精力、挤掉宝贵的阅读拓展空间。


13.问:为何学生越大,嘴巴反而越懒?该如何调动高年级同学课堂发言的积极性?


答:小手举得高高,身子不自觉地站起,甚至离开了座位,眼睛热切地盯着老师,嘴里争先恐后地喊:“老师,我!老师,我!”……这样的课堂场景,或许只能成为我们遥远的记忆了。


学生年龄越大,嘴巴越懒,究其最深层次的原因,我觉得是我们传统文化的影响。中国人向来轻言重行。“言多必失”“祸从口出”“先从其言,而后从之”“巧言令色,鲜矣仁”“古者言之不出,耻躬之不逮也”“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”“君子欲讷于言,而敏于行”……文化像一只看不见的手,控制着我们每一个人。
   
调动高年级同学发言的积极性,我想还是要在创设问题情境、提高设问艺术上下功夫。


14.问:您是如何处理班内学生早恋和上网现象的?尤其是那些屡教不改、屡改屡犯的?


答:这两个都是很棘手的问题。对早恋现象,我一直不敏感,从未用“恋”字加以定位,所以没有任何成功的实践经验。基本原则是:既不要听之任之,又不能大惊小怪。


网路原本是个好东西,我们每个人都注定离不开,绕不开,躲不开,关键要看怎么利用,怎么引导。上一届,我们班有两个博客:班级博客——青春八班,家长平台——让我们一起努力。我们在上面发作文,下通知,公布、交流学生情况。今年新接初一,刚开学,我就建了班级博客、班级QQ群、家长QQ群,我们在班级博客里进行《论语》解读交流活动,在群相册、群共享里上传最新的班级动态。我们不建QQ群,他们自己也要建,与其被他们排除在外,不如主动邀请他们加入,再说,现在都是独生子女,一天到晚面对两个大人,他们需要与同龄人聊天,有了班级群,班级同学就成了他们聊天的首选,而这正是最安全的人群。我给很多家长说,不要动不动就拔网线,摔键盘,你不让他在家上网,他就可能去网吧。允许在家上网,但是要有制度(时间、内容等),一旦违反,要有措施,并且不折不扣地执行。


以上我谈的,基本还是在正常的可控范围内,您说的“屡教不改、屡改屡犯”,我感觉这里面更主要的是家长的责任,一旦失控,有了网瘾,我们基本上是无能为力了,教育也不是万能的。


15.问:未来的语文考试是否会增加口语考试?是否应该增设这一考试?我认为很有必要!


答:非常同意你的观点。听说读写,是提高语文素养的四驾马车,可是不管是语文教学,还是语文考试,都是重读写、轻听说。前几年曾看到几个省市的中考题中出现了听说题,但是后来好像都偃旗息鼓了,我想这里面除了有拟题的难度、测试的难度、评价的难度,更重要的是对听说测试的认识问题。


愿有更多的同仁去研究,去实践,去呼吁。

对话语文教学(二)

对话语文教学(二)


 ——答商丘老师问


7.问:中学语文中怎样给学生有效布置作业?


答:我们市教研室前几年就提出,语文只有一项作业,那就是读书。事实上为配合讲课或是复习,我们还会布置一些预习性的、巩固性的作业。我们的常规作业是:日记(每周两篇,教师抽查批改)、《同步阅读》(每天一篇,批注阅读)、预习(读课文、生字词、提问题)。作业的有效性,往往被我们忽略,很有必要反思的一种思想就是,只要学生做了就有好处,做了就比不做强。期待同仁们有更深的研究,更好的办法。


8.问:语文是一门工具性与人文性完美统一的学科,那么如何在课堂上真正地实现它的工具性和人文性呢?具体操作的办法?


答:浙江的王尚文教授写过一篇文章——《人文原在语文中》,文中所举一例,极有说服力。一位教师执教孙犁的《荷花淀》,讲到水生从区上开会回来,他说他要上前线去了,妻子说了一句:“你走,我不拦你。家里怎么办?”这位老师问学生:“妻子话中的句号能不能换成逗号?”此问看似不起眼,细细推敲,却大有学问。如果是逗号,“你走,我不拦你,家里怎么办?”水生嫂支持丈夫参军是假,拿家里怎么办来拖他的后腿是真。用句号,“你走,我不拦你。家里怎么办?”水生嫂支持丈夫参军是真的,而家里有困难是实际存在的,何况作为一个女人也需要丈夫的理解和爱怜。这里逗号和句号的区别是两种人格的区别。这就是课标中所说的“语文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”。


再比如《在大海中永生》,文中有一句话:“鲜花伴着骨灰,撒向无垠大海”,教师问:“如果把这里的‘伴’换成‘拌’,你觉得怎么样?”“伴”“拌”形近音同,但是内涵大不一样。小平同志是伟人,所以人们希望鲜花能永远陪伴着他。这是拟人手法,带有更深的感情色彩,表达了人民对小平同志的尊敬、爱戴和留恋。而“拌”只是搅拌,和在一起的意思,只是客观写实,告诉读者看到了什么,没有任何感情色彩。一虚写一实写,一感性一理性,一主观一客观,一有情一无情,所以用“伴”更好。这里两个形近字的区别却是两种情感的区别。朱光潜说:“在文字上推敲,骨子里实际是在思想感情上‘推敲’。”


9.问:课堂教学中,教学的形式和内容应该如何处理才会达到最佳效果?教学形式重要吗?你如何看待余映潮老师的版块式教学?


答:哲学上讲,内容决定形式,形式反作用于内容。对语文教学来说,教学的内容决定教学的形式,教学的形式服务于教学的内容;教什么永远比怎么教重要;根据不同的文本设计不同的教法。


有时形式的作用不可忽视,甚至还很神奇。比方说,给灾区捐款,是内容,但是形式是不是也很重要?搞个庄重的捐款仪式,或是赈灾文艺演出,肯定对“捐款”这个内容产生影响。再比方,前几天参加一位同事的婚礼,婚庆公司组织得很隆重,很精心,当然更动人,有几位女士激动得从头哭到尾,我也是热泪盈眶。当时我就想,谁说内容大于形式,今天婚庆的形式是不是大于结婚的内容?


一直很敬重余映潮老师,觉得他的版块式教学,条分缕析,层次清楚,容易操作,个性鲜明。但是也有人说,老师的课并未真正引领学生走进文本深处,我觉得是有道理的,如果老师能多一些对学生的引领提升,而不是过多平行的展示,语文味可能会更浓些。


10.问:学生上课发言不积极,不善于思考完全依赖老师,针对这个问题怎么处理?


答:这种现象,除了学生固有的积习,我估老师可能是位善讲的老师,很强势的老师,在这样的老师面前,学生一般会选择聆听和依赖。比方说,教师习惯上打断学生发言,教师习惯上过早出手、过早小结,教师习惯上口若悬河、引经据典等等。方法刚才已经说过,那就是引而不发,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对话语文教学(一)

对话语文教学(一)


——答商丘老师问


1.问:在有限的课堂授课中,怎么处理好孩子们的探讨、讨论的时间?因为讨论过短,问题会不了了之;过长又完不成教学任务。


答:您说的是关于小组合作学习的问题。我想这个问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思考。第一,合作学习是一种新型的学习方式,但是不一定每节语文课上都要安排,需要合作时当合作,问题有合作讨论的必要,学生有合作学习的情感需要。自主学习才是学习的常态。第二,教学设计时必须对合作学习的内容、时间、目标等作出整体的统筹的思考和安排,如果预设有度,就不会出现时间上的矛盾。第三,每个学习小组必须机构健全,合理分工,运作自如。否则会浪费课上讨论的时间。第三,讨论也是有层次的,一般先是小组讨论,然后是全班讨论,学生的讨论体现了他们本真的、原初的学习状态,并非全部正确,教师要对学生的发言再提升。如果教师能抓住学生发言中点拨、提升的机会,就不会被学生牵着鼻子走,也就不会出现时间不好控制的局面。第四,如果问题确有讨论的价值,学生又欲罢不能,那就时间服从效果。不了了之的讨论,不如没有。思维是课堂的核心,教过不等于学过。虽完不成教学任务,却换来了学生的深度思考和思维的发展。


2.问:一般文言文需几课时?如译注、分析怎么分时间?课文如《陈涉世家》。


答:一般为两课时。我们的课时很紧张,很少有课文安排三课时,包括《陈涉世家》《出师表》等,学习是一个螺旋式渐进的过程,不能指望毕其功于一役。老师们一般采用的教学方法是先整体翻译一遍,然后再进行阅读分析。我认为这样割裂了文和言的关系,我比较喜欢用以读带译的方式,比如提出一个问题,要求学生用原文回答,然后顺势再翻译这个句子,敲定某个词语,这样就不是为翻译而翻译,而是为了完成阅读任务而翻译,把文和言结合起来。当然,初一学生初学文言文时,我往往要求他们先隔行抄写原文,再在空行里逐句笔译,课上直接提问,译一段讲一段。


3.问:如何把文章的有价值的问题提炼出来?


答:不管是对学生还是对老师,这都是很困难的事情,因为它需要很高的阅读能力作为支撑。


很喜欢孙绍振老师的文艺解读理论,他说分析就是把本来似乎是统一的东西深层的内在矛盾揭示出来,分析的对象就是矛盾和差异,无矛盾无以分析。怎样发现矛盾呢?就是通过还原的想象揭示出来——首先要从文学语言中“还原”出它本来的、原生的、字典里的、规范的意义,其次把它和上下文中,也就是具体语境中的语义加以比较,找出其间的矛盾,从而进入分析的层次。


抓住了作品的矛盾,也就提炼出了最有价值的问题。比如牛汉有一首诗《悼念一棵枫树》,第一节这样写道:“湖边山丘上/那棵最高大的枫树/被伐倒了……/在秋天的一个早晨”。按常理,叙述一件事情,应该先说时间,然后是地点和事件,可是这首诗为什么把时间放在最后呢?


4.问:课堂上学生反应迟钝怎么办?


答:我想其中的原因很复杂,不纯粹是个教学问题。如果是偶尔的现象,才可以单从教学方面考虑。比如教师提出的问题过深、过浅,过早、过迟,文本距离学生的生活太远,问题情境创设不够、课堂节奏推进过快,预习不够充分,学生未及细读文本教师就急于组织讨论等等。总之,多半是教师单方面的原因。


5.问:如何调动学生参与课堂的积极性?


答:从教学方法上说,就是想方设法让学生“动”起来,听说读写思,内动加外动;


从教学艺术上说,教师要善于引而不发,揣着明白装糊涂,在这样的情境之中,学生多半会不自觉地参与其中;


从教学理念上说,教师的“教”,要建立在学生“学”的基础上,也就是先学后教,因学定教,从学生的心灵扬帆起航。孙绍振老师说:“在语文课堂上重复学生一望而知的东西,我从中学生时代对之就十分厌恶。从那时我就立志,有朝一日,我当语老师一定要讲出学生感觉到又说不出来,或者以为是一望而知,其实是一无所知的东西来。”在学生的已知世界里大做文章的教学,学生怎么会积极参与呢?



6.问:如何在繁重的学业负担之外拓宽知识面和课外阅读量?


答:一是定时间:我们是隔周一次阅读课,两节连上,雷打不动。除此之外,还要求“天天半小时,月月一本书”,设计了阅读记录表,家长签字。二是定任务:课本后面“名著导读”中规定的书目,是必须要购买、阅读的。一般先是假期初读,开学后再用各种读书活动(专题引读、专家解读、媒体比读、活动促读等)加以深化和细化。当然,这些还远远不够。


在读书问题上,要少附加一些功利性的要求,不要动不动就下批注、作摘抄、写读后感,背着石头看戏,谁也快乐不起来。我的意见是,先不要管读得怎么样,只要读起来,就有收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