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语文教学(二)

对话语文教学(二)


 ——答商丘老师问


7.问:中学语文中怎样给学生有效布置作业?


答:我们市教研室前几年就提出,语文只有一项作业,那就是读书。事实上为配合讲课或是复习,我们还会布置一些预习性的、巩固性的作业。我们的常规作业是:日记(每周两篇,教师抽查批改)、《同步阅读》(每天一篇,批注阅读)、预习(读课文、生字词、提问题)。作业的有效性,往往被我们忽略,很有必要反思的一种思想就是,只要学生做了就有好处,做了就比不做强。期待同仁们有更深的研究,更好的办法。


8.问:语文是一门工具性与人文性完美统一的学科,那么如何在课堂上真正地实现它的工具性和人文性呢?具体操作的办法?


答:浙江的王尚文教授写过一篇文章——《人文原在语文中》,文中所举一例,极有说服力。一位教师执教孙犁的《荷花淀》,讲到水生从区上开会回来,他说他要上前线去了,妻子说了一句:“你走,我不拦你。家里怎么办?”这位老师问学生:“妻子话中的句号能不能换成逗号?”此问看似不起眼,细细推敲,却大有学问。如果是逗号,“你走,我不拦你,家里怎么办?”水生嫂支持丈夫参军是假,拿家里怎么办来拖他的后腿是真。用句号,“你走,我不拦你。家里怎么办?”水生嫂支持丈夫参军是真的,而家里有困难是实际存在的,何况作为一个女人也需要丈夫的理解和爱怜。这里逗号和句号的区别是两种人格的区别。这就是课标中所说的“语文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”。


再比如《在大海中永生》,文中有一句话:“鲜花伴着骨灰,撒向无垠大海”,教师问:“如果把这里的‘伴’换成‘拌’,你觉得怎么样?”“伴”“拌”形近音同,但是内涵大不一样。小平同志是伟人,所以人们希望鲜花能永远陪伴着他。这是拟人手法,带有更深的感情色彩,表达了人民对小平同志的尊敬、爱戴和留恋。而“拌”只是搅拌,和在一起的意思,只是客观写实,告诉读者看到了什么,没有任何感情色彩。一虚写一实写,一感性一理性,一主观一客观,一有情一无情,所以用“伴”更好。这里两个形近字的区别却是两种情感的区别。朱光潜说:“在文字上推敲,骨子里实际是在思想感情上‘推敲’。”


9.问:课堂教学中,教学的形式和内容应该如何处理才会达到最佳效果?教学形式重要吗?你如何看待余映潮老师的版块式教学?


答:哲学上讲,内容决定形式,形式反作用于内容。对语文教学来说,教学的内容决定教学的形式,教学的形式服务于教学的内容;教什么永远比怎么教重要;根据不同的文本设计不同的教法。


有时形式的作用不可忽视,甚至还很神奇。比方说,给灾区捐款,是内容,但是形式是不是也很重要?搞个庄重的捐款仪式,或是赈灾文艺演出,肯定对“捐款”这个内容产生影响。再比方,前几天参加一位同事的婚礼,婚庆公司组织得很隆重,很精心,当然更动人,有几位女士激动得从头哭到尾,我也是热泪盈眶。当时我就想,谁说内容大于形式,今天婚庆的形式是不是大于结婚的内容?


一直很敬重余映潮老师,觉得他的版块式教学,条分缕析,层次清楚,容易操作,个性鲜明。但是也有人说,老师的课并未真正引领学生走进文本深处,我觉得是有道理的,如果老师能多一些对学生的引领提升,而不是过多平行的展示,语文味可能会更浓些。


10.问:学生上课发言不积极,不善于思考完全依赖老师,针对这个问题怎么处理?


答:这种现象,除了学生固有的积习,我估老师可能是位善讲的老师,很强势的老师,在这样的老师面前,学生一般会选择聆听和依赖。比方说,教师习惯上打断学生发言,教师习惯上过早出手、过早小结,教师习惯上口若悬河、引经据典等等。方法刚才已经说过,那就是引而不发,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《对话语文教学(二)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